您的位置:首页 > 投资移民 > 香港移民 > 香港移民生活
一个新移民眼中的真实香港

  • 本帖关于香港游的吃喝玩乐和购物的较少,更多的是介绍自己和亲人在香港生活的一些见闻,主要分为8个部分:赴港、赤柱半岛、长洲、跟爸爸闲逛、元朗屯门亲人、岭南大学、街头的车、回家。


    一、赴港

    为了照顾我过关,小妹一家就跟我一起走,然后走特别通道。香港居民可以一次带三个大陆亲友过关。

    小外甥太小,出门一定要带上。

    到了上水站,准备买小外甥的日用品。

    彩票也是必买的,虽然知道中奖的机率比大晴天被雷劈的机率还低,但总要留个希望嘛,中奖了就可以回来香港买大房子住,也不用蜗居在深圳,深港两地跑。

    跟小妹来逛逛上水最热闹的街。

    本来以为香港通信发达,邮局没有多少存在的必要的,没想到邮局还是很常见的,小妹夫告诉我,邮局可以交水电费,而且香港的很多通知是以书信方式寄出的,再偏僻的地方也留有信箱。


    一个小孩子要用的东西还真多。

    从价格来看,上水的东西也没比荃湾便宜,奶粉有的要贵二十多元。

    到了荃湾,老婆家一切如旧,大家都忙。

    有我在时,老婆不用再去吃外面的高价餐了,只要她回到家就有得吃了。

    老婆最近参加了英语基础培训班,晚饭后还要去上夜校,回来时都十点多了,真的是跟蜜蜂一样啦。

    老婆的工资是按时薪计的,现在涨到38港元/时,一个月一万多点是有的。这个收入水平在香港算是较低水平了,七八千的我也有见过。新移民多的地区,收入水平大抵如此。在香港老老实实工作是不能加薪,想加薪就不要老实,必须以辞职威胁老板才能加薪,岳父和小妹夫都是老实人,从不跟老板要求什么,工资几年都不涨,老婆和岳母每次提出辞职都会加薪。问了香港的朋友,都说正常啦,老实人吃亏,商人追求利益最大化成本最小化在香港和大陆是一样的。


    随手翻翻培训课程,看看哪些培训班适合我。看来看去,好像就烹饪还比较适合我做。

    所以平时还是喜欢去美食天下网看看烹饪。

    菜市场是我每天必去的地方,远远看到老婆工作。

    菜市场向来是社团收保护费的重要地点之一,同时也有很多持旅行证打黑工的大陆人,往里面走很多水果摊,鱼档,菜档都有,黑工比本地人更能吃苦,工作好安排,要求不多,工资只有本地人的一半左右,老板是很乐意请的。这里很多卖菜卖鱼卖肉的靓仔是社团的,据说整个荃湾区是和胜和控制的地盘。在荃湾做点生意跟社团“沟通”是很有必要的,一般的人也惹不起社团的人。顺便提一下,因香港法例规定,自称三合会成员、采纳、使用“三合会”头衔或者名称的社团,都是刑事罪行。因此,社团以同乡会、互助会之类的形式存在,入会仪式一切从简。

    老婆说前面这家菜档以前因为没交“会费”被泼红油,第一次泼的红油属于警告性质,可以用水洗,第二次泼的红油就是俗称的铁油,要用天那水洗或去医院处理。就算报了警,还有监控录像,人也抓到了,但很快就保释出来了,人家社团的大哥有钱。加上现在的警察也没那么多事,就领着一份工资,退休长粮福利取消了,没必要拿命去拼。别信电视上那些把警察描写得那么正直公义,全港只有两万多名警察,社团人数远远多于警察。警察也怕黑社会或难缠的人,就算他不为自身考虑,也要为家人的安全考虑。换句话说,社会的安定是各方面利益维持的一种微妙平衡。现在已经不是吕乐做探长的那个时代,要破案就直接去社团要人,甚至社团自己送人来结案。

    买菜回来,开炒了。


    香港的吃其实不贵的,大陆的物价倒是有越来越赶超香港的趋势了。

    晚饭后设置好明天的煮粥时间,老婆每天早上如果去外面吃早餐,一顿就花了30元了,一年下来光是早餐钱就要一万多啦,省点花,存下来的都是钱,自己煮粥吃健康还省钱。

    今年热播的电视剧《忠奸人》,很多场景还是比较符合实际的,尤其是律师的巧舌如簧和法律的不平等,当一个人很有钱或很有名气时,犯同样的罪,往往比一般人享受到更多特赦,诸如此类的案子有很多,比如谢霆锋的顶包案。

    有时老婆休假,最爱去商场逛逛,多久都不累,就算不买什么,只看看就很满足了。尽管我不喜欢商场,但一想到这是老婆唯一的兴趣,也就很乐意奉陪了。

    以前老婆还在大陆时,花钱很节约,鞋子不超过200元,现在看到纽巴伦卖600港元还觉得便宜,收入不同了,消费的的观念和生活质量的追求也会不同的,这也就是香港车友efan1009跟我说的为什么香港人就算工资从2万升至5万还觉得不够花,就因为对生活质量的追求不同了。

    在香港最不习惯的就是住,去了这么多次还是不适应,每到睡前总会想起大陆的大床。这1.9米长的床对我这1.8米高的身体来说简直是折磨,上铺还睡着小舅子。人们常说娶不到老婆当光棍有多惨,但是又怎么能惨得过娶了老婆的光棍呢?


    要是家里来了亲戚,睡眠质量就更差了,两夫妻要挤在一张沙发上。以前第一次去香港时还在纳闷为什么香港的亲人只招呼吃饭不招呼住宿,看到此情此景还真觉得有道理哩。在往后去香港的日子里,再与香港的亲人或朋友见面时,最多也就是吃个饭,如果不是邀请入屋,我宁愿回深圳住也不愿去打扰人家。

    附近的亲友经常来家里坐,说说生活见闻。

    吃咸茶和包菜果是每次海丰同乡聚会的内容之一,跟潮汕人的泡功夫茶还是有区别的。

    这几个亲戚在香港从事饮食业,像美食城、大家乐、太兴之类的,深知香港饮食业的卫生程度不比自己动手的卫生。比如中环的餐厅中最受欢迎的铁板牛排,那个铁板是怎么洗都不干净的,用了又用,在餐厅做的员工绝对不吃这道餐,还有那些精选靓汤、烧腊、鱼蛋之类的就更别提了,为避免影响大家胃口,在此不详细描述,眼不见为净。

    闲暇时看看招工广告,一般的新移民如果肯捱,一个月赚一万以上是没问题的,越是工资高的工作要求就越多,1万5上的不是要有经验就是要有相当学历和流利中英文。

    香港的车比大陆便宜,而且是进口的,没有合资这个概念。


    在香港养车却一点都不便宜,就算4万可以买辆二手进口宝马,但一年的停车费都差不多可以再买一部宝马了。不仅停车费贵,汽油也很贵,保养、保险、牌费,隧道费之类的都贵。

    无论是自称销量第一的《东方日报》还是实际销量第一的《苹果日报》,都喜欢挑大陆人不好的方面来说,有的确实是大陆人做得不好应该被骂,但也有的是某些香港人特别注意大陆人的行为,像这些地铁进食本来就不只有大陆人才有的,他们就挑大陆人的进食行为来说,我在地铁中也看过穿着香港校服的学生妹一边吃薯条一边吸可乐和外国人在车内吃板栗,怎么就没上过新闻或youtube呢?还有到处可见的闯红灯现象呢?

    由于听说过香港饮食业的内幕了,所以见到麦当劳卖黑心食品一点都不觉得意外,我也很少出去外面吃,还是自己动手放心啊。

    香港老龄化现象严重,出生率很低,除了养孩子开销庞大,影响生活工作,子女不孝也是个重要原因,最极端的是弑父母,还有把父母的屋铺骗到手后把父母赶出去也偶尔听说,至于以后不愿赡养父母的就更常听到了,虽然不能说所有港人都这样,但这些事听多了,或者在一万个人中有一两个人是这样的,就已经足够让人寒心了。所以四五十岁还未结婚生子不是明星名人的专利,一般人四五十岁没结婚生子也常见,去二伯家时还听他的邻居邓太太说他的两个儿子结婚后跑去做绝育手术,铁了心做无子送终的丁克一族呢。

    开放自由行以来,经济振兴的同时又引起了另一个问题,就是楼价上涨、租金上涨、物价上涨,因此一些从事与自由行没多大关系的行业人士,如五金业、建筑工人,家庭主妇,不觉得自由行是来给自己增加收入的,自己没从自由行中得益,反而受涨租金和通胀之苦,当听到一些大陆游客说自由行是救济香港人的时候,忍不住要大骂大陆人了。而大陆的贪官过来香港疯狂买楼和买商铺又间接或直接炒高了房价和租金,让准备存钱置业的一般市民的有房梦遥遥无期。这些贪官是以亲戚的名义去整片或整栋买的,我见过最夸张的是一个19岁的小青年带着190多亿人民币来香港投资置业,警方怀疑洗黑钱,盘问来源又问不出所以然,后来小青年的被人用3000万担保出来后又弃保逃走,190多亿人民币和3000万保释金被充公,原来是与近期落马的高官有关。

    荃湾的地价无论如何也比不过港岛,港岛地价最贵的莫过于半山。


    转眼又是一年,想起了一年不见的九龙车友efan,便相约在油麻地吃个家常饭。

    efan看起来跟以前一样没多少变化,还是一样忙碌,没多少时间和车友一起活动,偶尔上一下论坛回一下帖子。论坛中活跃或潜水的香港车友不在少数,efan属于既不活跃又不潜水的那种,回帖从不针锋相对,说话也实际些,对我们这些乐于分享汽车生活的大陆车友都很客气。

    我问起了为什么以香港人的收入不省着点花存钱供楼的问题?efan告诉我,这跟当地的消费观念有关,不能用大陆的思维去思考,月薪2万有2万的花法,5万有5万的花法,2万多时可能会省着点用,在家里煮饭做吃的,五万的时候就不想那么麻烦地去买菜洗菜饭后洗碗了,去餐厅吃更直接些,10万的时候就想去穿靓衫,开好车,出国旅游消费,住的地方不用操心,父母已经打拼留下了房子,或者租个房子住,又或者申请公屋,公屋住久了还可以低廉的价钱买下。假如现在付了首期供楼,那么生活的质量必然有所下降,等还完房贷,已经半只脚踏入棺材,再来享受生活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差,有很多东西不能吃了,没多少体力去旅游了,更没有多少精力去消遣了。。。。。。降低了生活质量换来的房子过不久也会从财产变成遗产,这些都是很现实的。因此很少有香港人会存钱,常常赚多少花多少,而只有那些做老板的才会存钱来扩大经营。

    efan还跟我说起了他当警察的弟弟,跟二伯说的基本一致,想要升职一样要跟上级打好关系,请上级去“happy”,吃特级鲍鱼燕窝鱼翅花十万八万不算行贿,别打包就行,如果把鲍鱼打包的话,这个鲍鱼就成了行贿受贿的证据了。至于他弟弟的消费观念嘛,也是一种港式消费态度,赚多少花多少,属于那种一个月换一部手机的数码产品发烧友。我不能去评论这样的消费观妥当与否,毕竟我们本来就在不同的文化氛围中成长,求同存异咯。再说,这样的消费观也不只是香港特有的,大陆也有比这更严重的现象。

    车友见面,不用多么讲究,坐下来说说话,吃个家常饭就足够了。

    efan说这里的菜式标价六十多元的以前只有三十多,都是因为自由行后改变的,租金上涨,餐厅只能提价,很多实在付不起租金的只能“执笠”(广东方言:关门大吉)。因此我们在弥敦道两旁看到的常常是金铺、药房、奢侈品店之类的,吃的要往里面找,就是因为食肆无法负担起高昂的租金。


    匆匆见面又匆匆分别,再见之时可能又是一年了,愿朋友一切顺利。

    在荃湾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一个月过去了,头发也长了,原本想忍一忍等回大陆再理发,但这大热天顶着一大坨头发真不舒服,就去理发了。

    对师傅的技术相当满意,物有所值啊。

    二、赤柱半岛

    赤柱是香港岛南端的一个景色秀丽小镇,位于浅水湾的东方,是香港著名的旅游景点。赤柱有充满古色古香和中西文化融洽的风格,有阳光海滩、独特的建筑和购物饮食中心,是一个观光消闲的好去处。赤柱不单吸引游客来到此购物,而且本地人也经常到这里。赤柱充满异域风情,拥有很多优美的海滩,同时香港戒备最森严的监狱也在这里。

    从荃湾去赤柱的路线有很多。


    我先到了金钟站,然后找去赤柱的巴士,6字头的都是去赤柱的。

    去赤柱会经过深水湾和浅水湾。

    众所周知,深水湾和浅水湾是香港许多富豪名人住所集中地。当然,这里的地价不是全港最贵的。最贵的是半山,每呎10万起步,最高18.8万,相当于一平方米188万。

    我差不多坐到了终点站,到了赤柱军人坟场附近。一把利剑镶刻在纪念碑十字架的中间,纪念碑上有不锈钢铭文详细的记载着1941年12月的那场香港保卫战。

    这里是香港开埠最初期1840年代的军人坟场之一,设于香港南区赤柱半岛;由英联邦战争公墓委员会建造和管理。最初主要安葬英国驻港英军及其家属。坟场曾关闭,在1942年重开,以安葬当时在香港牺牲的香港保卫战士,战俘、平民、香港义勇军及英军服务团成员。

    这里的军人大多死于1940年代,1941年12月8日,日军在偷袭珍珠港当日,由酒井隆指挥军队从深圳进攻香港,香港的守军只有军力薄弱的两个旅,在香港义勇军和各类人士的协助下,香港守军奋力抵抗18日,牺牲4500人,最终因实力悬殊而战败。


    每个国家和地区都有自己的英雄,他们为了自由与和平而战,其实只要是为了人类的普世价值而牺牲,无关国籍、种族、身份、信仰,他们都应该流芳百世,都值得为后世所敬仰。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在坟场拍婚纱照不算吉利。然而,我却听说有人在这里拍过婚纱照,也许婚姻真的是爱情的坟墓吧。如若从景色的角度来讲,如此美丽的坟场,确实也是拍婚纱的好地方。


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www.cbiec.com/
扫一扫 马上配置私人移民管家

足不出户,掌握一手移民动态

  • *姓名:
  • *电话:
  • *备注: